【绝配娇妻小秋同人】(1-3 完)【作者:海洋饼乾】   乱伦小说 
字数:1400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原文108章后开始
               第一章 抓奸

  小秋下班后气冲冲的走进卧室「志浩你和王董怎么回事?居然吧她领到家里来厮混,现在好了邻居都知道了我最后一个才知道,你最好介绍清楚,要不我和你没完。」

  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心想你还有脸来质疑便回答道「昨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,千万别告诉你去同学聚会了除非你把我当做傻子,小宝那么小,你出去和父亲偷情你考虑过小宝开始记事了吗?还有我们计划的今年要二胎今年就断了你和父亲的关系你做到了吗?情人节呵呵!多么激情的一对情人啊!让老公守家你们出去偷情,怎么昨晚爸没伺候好你?」

  小秋先手一惊,可能没想到我会揭穿她,然后又不知道哪里的勇气说道「当初日子过的好好的,要不是你有那个怪癖好寻求刺激我怎么会和爸有现在的关系?怎么现在知道生气了,好那我就告诉你我和爸正是蜜月期呢!哈哈…」

  听到这句话以后,我火爆三章都说我是爱面子的人,明明是她先不忠与我,现在还当初的约定打我的脸,想到这里我的手动了,右手抬到肩膀的高度,猛地向小秋的脸挥去,只听「啪」的一生小秋白皙的脸上多了五个手印。

  小秋从小娇惯岳父岳母都没舍得打过她一下,小秋哪受得了这种气「志浩你敢打我,我跟你拼了」这是恋爱结婚这几年第一次夫妻吵架,小秋更没想过是否能打的过我张牙舞爪的就冲了过来。看见小秋受委屈的样子我又何尝不心疼她?当小秋冲过来的时候我心软了一把抱住了她。

  小秋手在我后背不停的挠抓,恨不得吧我撕碎她才解气,我牢牢的把她抱住,把嘴靠近她耳边「对不起,老婆我错了,我不该沾染王董,更不该当初让你玩着个禁忌游戏,因为我爱你,所以我怕我了怕失去你,怕我在你心中的位置越来越低。老婆我们还能回到以前的生活吗?」

  小秋听到这段话,在我后背抓挠我的手也停了下来,停了一分多钟然后说「老公我们从大学相认相识相爱用了三年时间,我们更是为了忠于我们的爱情所以我们结婚了,并有了爱情的结晶小宝,你这个」傻子「爸怎么能比得上老公你啊!我和他也没有感情基础,要不是他是老公你的爸爸我知道他是谁啊,别说碰我,那样的老男人我赖得搭理所以呢!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永永远远的高于任何男人」

  听到这段话我很高兴,更是兴奋的在小秋的小嘴上猛咗了一口,然后抓起小秋的手,就往外走了「我们和爸摊牌吧!就说以前的种种都错的我们要断了这个关系,以后也不会再玩这个游戏了」我和小秋手拉着手来到客厅,看见爸在哪若无其事的看着电视,看见我们俩手拉手的从屋里面出来。

  脸僵硬的笑了两下说道「小两口这么快就和好了?志浩你以后可要多加注意了,要是气跑了小夏我可跟你没完」我听到这段话后!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我和老婆吵架,用你这个「奸夫」帮我老婆说话?哎要不是当初自己的犯下的错误怎么会有今天呢!想想还是不和爸吵了。

  我拉着小秋坐在另一组单人沙发上,让小秋坐在我的腿上,我要宣告我的主权。然后说道「我拿定注意了,爸你和小秋的关系还是断了吧!我承受不了把爱的人分给另一个男人。以后我会给你找个老伴,我打算以后和小秋搬出去住,」爸听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「都是爸的不对,以后我再也会犯糊渡了,我们毕竟是一家人,你们在家我还可以照顾一下小宝吗,搬出去你们工作忙怎么照顾小宝,请保姆又划不来,你们年轻人多存点钱多好。志浩你看我说的对吗?」

  我就知道爸不会轻易撒手小秋,不管我猜的对于不对,反正以后是不能和这个「奸夫」住在一个屋檐下了,谁又能保证这个「奸夫」会不会和小秋旧情复燃。
  然后我说道「搬出去的事情我已经定下了,不商量我希望以后我还能叫您一声」爸「」听到我这么坚决的话,爸显得很落寞,小秋则是回头看了看我,似是反对似是支持。

  找房子的事情不可能今天找完明天搬,白天上班晚上看看房子毕竟刚刚结婚存款不多,既要省钱还要住的舒适这可是一番周折,一晃半个月过去了,找完房子也放心不少,就等搬家了。没事上班闲的时候看看家里的监控,小秋和爸都坚持了自己的承若并没有再次啪啪啪啪!

  离搬家的日子只有两天了,小宝又病了,是肺炎在医院打了一天的吊针,岳父岳母爱屋及乌也来医院看了一次小宝。

  离搬家的最好一天,我照常工作,小秋留在家里收拾一下东西,毕竟有点东西还是自己收拾好。我闲的无聊就打开了家里的监控,看见小秋坐在爸腿上,通过电脑的扬声器听到两个人说着情话,小秋笑嘻嘻的说道「怎么就这么不想我走啊!」父亲说「你可是我认定的下半生的老婆,你走了我下半生的」性福「可没着落咯!」小秋手摸了摸父亲的脸说道「你傻啊!志浩又不可能天天守着我,以后有的是机会,让你的大棒棒伺候我的小妹妹。」

  父亲一听来精神了,搂着小秋腰的手又紧了紧说道「我说你还是舍不得我的」棒棒糖「还是我的人还是嘴?」小秋没想到父亲这么上道笑嘻嘻的说「那你说,你是舍不得我的小白兔,还是我的小妹妹」父亲赶紧说道「都舍不得,更舍不得我的小黑妹妹。老婆啊!你怎么这么骚!你和志浩做的时候也这么骚吗?」小秋想了想说道「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还是爱着志浩,可是和他做就像是做作业,找不到激情,而和你才像是做爱更有激情。」

  父亲受宠若惊的说「老婆我爱你,我的下半生都爱你一个人。」小秋也兴奋说道「老公我也爱你,今天可是我们的最后一天,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爱爱,还不快点拿你的棒棒糖给小黑妹吃」父亲抱着小秋说「我要在志浩的房间艹你,我要像男主人一样艹你。」说着就一个公主抱,抱起小秋往我的卧室走去,走到门口父亲手都抱着小秋不可能去开门,小秋心有灵犀的伸出手打开了我们卧室的房间。

  看到这里我无比的心疼,还有愤怒我肯不得现在就去杀了他们,但是一想既然这样了我也没有理由再去挽救这段婚姻,不如成全他们我自己走。、毕竟一个是养我长大的父亲,另一个则是深爱了几年了爱人。我的卧室没有监控我也不可能再看得到他们做爱,我也不想知道小秋到底多疯,正要关掉视频的时候,发现卧室的门没有关,我关进的打开角度好的摄像头,我想我这是最后一次窥视他们了,我希望我看完以后更不会心软原谅小秋,借此机会让我对小秋增加更多的厌恶感吧!所以我要看完而且还要认真的看完,我知道这是我自虐,不疼的话怎么下决心?

  摄像头调整好角度,我看见父亲把小秋放在「我们的婚床上」小秋在床上坐着,父亲一手抓住小秋的两只手高高的举起,一只收在小秋的乳房上肆意的揉捏着。

  两个人的脸距离只有几厘米,四目相望然后就吻上了,确切是说是法式舌吻。随后两个人迅速的脱掉彼此的衣服,父亲把小秋的两条腿分开,双手抓住小秋的两只腿,(自此省略三千字吧!)正当里面『热火如图』的进行着性爱交响曲,我知道这段婚姻也应该到了终点了。我打算关掉视频的时候,发现两个人被影出现视频里面,一高一矮。一男一女。

  正在愣神奇怪是谁的的时候只听见「啪」的一声,像是我的水杯子掉地上了一样,可声音明显是从视频里面传出来的,随着一声男人怒斥「畜生」。我才确认原来是岳父岳母,来看望小宝了,掉在地上的保温瓶是给小宝准备的。

  他们夫妻万万没想到,他们的女儿会和公公乱伦通奸,而且还是主动的因为小秋还是女上位,骑在父亲的跨上。

  小秋和父亲更是显得慌张,父亲看着亲家公亲家母一脸尴尬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  小秋先是一愣,然后紧张的说「爸妈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,你们先别看!」想迅速的起身,双手推父亲的胸膛双脚站稳床上,可是奇怪是不管她怎么试图和父亲分开,可就是分不开。

  通常所说的Y道痉挛指的是在交媾之前,Y道发生强烈收缩、痉挛,Y茎因而无法插入。无论发生在Y茎插入之前还是之后,Y道痉挛发生的原因往往是精神因素。如女方对性的某种恐惧或憎恶感,常常有被强奸或强暴性交的体验,把女的吓到了,所以Y道剧烈收缩,才会拔不出来。

  岳母一扭身,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而岳父则大喊一声「我看打死你们俩个畜生」就冲了进去了,对着还在父亲身上的小秋,不计数的扇巴掌,左右开弓,然后看了一眼父亲,岳父看了一眼比自己还年长几岁的父亲,气更是不一处来,扇小秋的巴掌变成了铁一样的拳头,劈头盖脸的就往父亲的脸上招呼。
  父亲的鼻子最先承受不住,鼻血很快「洒满」了整个脸,从监控里面看就像是一个血「葫芦」小秋则是『泣不成声』。

  岳母在外面等了一会还没见,他们走出来,与是站起身来卧室走去,到卧室门口看到里面的一切,就急匆匆的跑过去一把吧岳父推开,拿衣服盖在小秋的身上,说「你想打死他们啊!现在最好把他们分开,重要的是家丑不可外扬」。
  说完又看看小秋,「小畜生,我没你这么个女儿,你还要脸的话!还不赶点起开」小秋哭泣这道「我…也想……拔出来,可是一拔就疼的要死!拔不出来啊!」岳母说「我这是造的哪门子孽!生你这么个小淫妇!」说着岳母上床就用双手往高处提提小秋的身体,谁知这么提,小秋和父亲疼的「啊……啊…的直叫」这个叫声,叫的岳母不知所措,岳父的脸更是清白。

  最后没办法了总不能看着他们这样过一辈子吧!所以岳父铁青着脸打了急救电话!没过15分钟急救车就赶到了,工作人员一看公媳震惊的说「刚才谁打的电话?是不是他们的家属」岳父尴尬的点点头。

  公媳二人被医院的工作人员『原封为动』的台上急救车,岳父岳母抱着小宝则跟在后面,好奇的邻居都出来看发生了什么,看到他们公媳这个样子被抬走了,有的大人带着孩子看到这一幕赶紧的用手遮上了孩子的眼,嘴里还叫骂着这一对伤风败俗的畜生。邻居们更是议论纷纷。我也赶紧的打好离婚协议,等「他们,」的电话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
    Our whole universe was in a hot dense state, hen nearly fourteen billion
years ago expansion started. Wait.
  (宇宙一度又烫又稠密,140亿年前终於爆了炸等着看吧!)

 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我拿起手机看了看,不出所料的是岳母打来的然后就接通了:「妈……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啊,出什么事了吗?」

  对面颤颤巍巍又似哭泣的说「志浩……『你爸他们』出事了……我们都在市医院……我实在照顾不过来!你……快过来一趟吧!」

  我心想不能啊!父亲和小秋被卡阴,被医院的急救人员抬走。

  这又不是什么大病还能死人不成?难不成是父亲被小秋吸的『精尽人亡』了?
  我想了一下回答道「妈您别急,现在是上班期间我去请个假,一会就到,有什么事我们见面再说。」

  我走出办公室去拿莫芬给我打印的离婚协议,其实内容很简单就是孩子的抚养权归我,房子呢!是爸的我们也没什么好分的,结婚几年的存款也就20万块,就是一人一半。

  我问莫芬「我要的文件打印好了没,」

  莫芬一看是我,把桌上面的一个文件袋递给了我,然后说:「你和小秋妹子日子过的好好的,怎么就突然就要离婚了?平时看你们恩爱的样子好不让人羡慕!有什么事,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吗,你们结婚不久,千万不要冲动,万一是什么误会呢!」

  我把文件看了一眼说「有的事情你不明白,我有事情先走了。」

  来到王董的办公室门口,我敲了敲门,听见里面说「请进」

  我推门走进去,王董一看是我「找我有事?」

  我:「家里奇面出了点情况,现在必须回去一下,请示一下您」

  王董不满的说「不会又你老婆小秋有生病了吧!让我这人事科大主管又奋不顾身的往家跑,你还是心疼老婆啊!」

  我说「王董这次真的不一样,是我岳母打来的好像很急的样子」

  王董看我很认真的样子「哦~那就赶紧去吧!奖金不扣」

  我心想毕竟是和有过***的人啊!王董收起以往的『铁面无私』不知不觉开始照顾我,可能小秋对『父亲』也有这种感觉吧!「谢了王董我先走了」。
  从公司出来开车到市医院,停好车刚走进大厅,没见着岳母,又不知道他们在几楼,所以就打了电话给岳母,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是无人接听。

  然后我就去了收费前台询问「你们这里有没有收治过两名病人,男的叫陈东来,女的叫夏立秋。」

  前台的护士用电脑帮我查看了一下回答道「在五楼外科,没有住院记录,你先上去找找吧!」

  我说「好……那谢谢了」

  乘坐电梯来到五楼,看见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医生,我就问「你好,请问今天你收治的病人,一个叫陈东来,一个叫夏立秋,他们在哪?我是他们的家属」
  医生一脸嘲笑的看着我说「他们俩刚刚打了肌肉松弛药剂,一会就会好了,他们在换药室,你自己去吧!」

  来到换药室推开门,小秋还是「观音坐莲」

  的姿势坐在父亲的跨上,低着头长发遮住了她的脸。

  上身披着岳母的外衣,里面什么都没有穿,雪白的乳房若隐若现,尤其下体和父亲连结的地方更是如此,两个人互相交错的阴毛更是淫靡。

  说是春光乍现!一点不为过。

  气的我血往脑门直冲,猛的冲了过去,飞起一脚踹在小秋的肚子上,只听见「啊……」

  由於小秋受到了强大的冲击,小秋和父亲的连接处居然瞬间分开了。

  小秋赤裸着下半身,能看见他们公媳所谓的「小黑妹」变的红肿不堪,胯部还不由自主的抖动着。

  父亲光着身子坐了起来,胆怯的说:「志浩!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你别打小夏了,要打就打我,我没话说,」

  我听到父亲的解释火气更大,上去一把抓住『父亲』的头发往地上猛的一拖,他身体随着我的手翻身摔倒在地上,接着我一只脚猛地踢向他的胯间,只听「哎呦!疼死我了~哎呦啊……」

  然后用双手捂着他的『宝贝』在地上翻滚,我一边骂着「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的东西」一边在他身上一顿乱踹。

  小秋翻身跪在我面前,抓着我一只腿哭泣着说:「志浩……原谅我一次,就一次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,你快去找找我爸妈,他们好像出事了」

  我心说还有以后?把手里的文件袋扔在小秋的面前「你看一下,没有意见的话!我们就去民政处。」

  小秋并没有看,而是急切的说「好……好都听你的,你快去找找我爸妈,我这样不好出去!」

  我叹了口气回答道「好吧!」

  因为电话打不通,所以我在医院每个楼层转了一圈。

  终於在ICU病房的门外找到了岳母,岳母坐在走廊里的座椅上,低着头双手捂着脸发出「呜呜……」的声音,我坐在她身边说:「妈……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。」

  岳母听到我的声音抬起来头看着我说;「你爸他……跳楼自尽,刚刚抢救无效离去了……」

  我赶紧问道:「到底发生了什么?。」

  岳母哭泣着道:「你岳父就好个面子,甚至把脸面看的比命还重,而现在他积累了大半生的颜面,就这样被他们羞辱的『消失殆尽』,那时我们把那对畜生送来医院,正好碰到医院院长,你岳父和他平时还有交集,他们虽然嘴上给予安慰和照顾,心里面指不定怎么嘲讽你岳父:这就是你生的好女儿,这就是你教育的好女儿,这就是你时常挂在嘴边并为之骄傲的好女儿…你岳父越发觉得无脸见人,临走的时候铁青着脸只说声去抽颗烟,然后事情就发生了」

  我知道一个男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尊心也越发的强烈,岳父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能摊上这种耻辱的事情,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,所以他选择了逃避。

  我现在终於明白了电话里岳母所说的『你爸他们』指的是什么,我没想到父亲和小秋的龌龊之事,能间接的害死了岳父,安慰了岳母后,我离开医院给他们公媳买了两身衣服,回来和岳母说「我要和小秋离婚了,妈希望你能理解我!」
  岳母默然的说「我和那个畜生再也不是母女关系了,所以她的事情我不管」
  看到我不解的样子,岳母顿了顿接着说「曾经有个教授给学生出了一个题目:父母、丈夫、孩子、亲人、朋友,谁是你最难割舍的人?一个女生最终划去了其他人而选择了她的丈夫,教授问道:和你最亲的人应该是你的父母和你的孩子,因为父母是养育你的儿呢,孩子是你亲生的,而丈夫可以重新再寻找的,为什么反而倒是你最难割舍的人呢?女生平静而又缓慢的说道:随着时间的推移,父母会先我而去,孩子长大成人后,也会离我而去,真正陪伴我度过一生的只有我的丈夫。而我和小秋之间就隔了一条我丈夫的命,因此我今生都不会再原谅她了。」
  父亲穿上衣服后就不知所踪,逃之夭夭。

  小秋穿好衣服找到岳母问岳父的情况,岳母则打了小秋两巴掌然后说「我以后没你这个女儿,我们之间已经恩断义绝,以后你也别回家了,你爸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到你回到那个家。」

  小秋顿时人整个就傻了!她习惯性的往我这边靠拢,而我则选择了躲开,小秋顿时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上。

  (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,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颜色。

  一阵风一场梦爱如生命般莫测,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。

 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,没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。

  看着你抱着我目光似月色寂寞,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。)

  因为小秋同意了我的离婚要求,我开车载着小秋去民政局,接连的打击使小秋再也没有了以前的聪明俏皮可爱,眼睛里空洞洞不知道她在想什么?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,毕竟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是个人都受不了。

  我和小秋离完婚,小宝暂时由岳母带一下,我顺利的搬完家,小秋的东西一件没拿,甚至连我们的结婚照也摔碎在地上,表示我绝不回头的决心。

  一晃过去了十天了,我自己的生活也步入了正轨,在办公室闲的无聊,就打开了『家』里面的监控。

  发现家里面一个人没有,『家』里面又髒又乱,好像遭贼了一样。

  人总是有好奇心的,看到以前的家变成了这个样子,我越发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所以我把监控的时间一点点的往回调,直到看到『父亲』被警察拷走。
  一下我变的不冷静了,我一下把监控调到我离开以后的时间段!『他们夫妻』到底干了什么?能让警察把『父亲』带走。

  我离开后他们公媳相安无事的过了两天什么都没发生,等到了第三天的时候,『父亲』可能以为没有了我,小秋又没有地方可去,认为小秋会变成他自己的老婆,安心和他过日子。

  所以开始有意无意的试探小秋「小夏……你已经和志浩离婚了,你看我们是不是也该找个时间去登个记啊!」

  可每次小秋都是言辞拒绝,『父亲』则灰溜溜的走开了。

  等到四天的早上『父亲』看到小秋拉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,身上还有几个包裹,一看就知道小秋这是要离开个『家』了,『父亲』赶紧的堵上门双手张开拦住小秋问道「小夏……你这是干什么啊!我都没有了儿子了,你就这么狠心也要离我而去吗?老话不是说『一日夫妻百日恩』吗?我们俩同床共枕一年半,这不是实打实的夫妻吗,还有哪次你不是在床上口口声声的喊我老公说爱我这都是假的吗?」

  小秋一脸嘲讽的看着『父亲』说完答道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儿子志浩策划好的,你只不过是志浩一颗棋子。我和志浩的夫妻生活变得枯燥乏味,志浩才想出这么一个变态游戏,只不过我越陷越深难以自拔,志浩比我醒的早,所以我不怨他。上次志浩不是和你谈过吗?让我们断了那场游戏,后来违背诺言的是我和你,我真是『色欲迷心』,不然也不会害死我爸,志浩也不会和我离婚,我妈也不会不认我这个女儿,」

  父亲看着小秋说完继续劝说道「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忘掉它,我们俩个在一起会更加的幸福,你不是也说过吗?在床上同样的姿势和我最舒服。」

  小秋嘲笑着说:「要说最舒服还是和志浩刚刚结婚时候,和你还是算了吧!舒服也是我和志浩激情变少了以后相比之下说的,咱们除了在床上能相容以外,我和你真的没有共同语言,而且我们也有年龄上文化上爱好的代沟,比如那天我们去看电影你是从头睡到尾,我不想以后的伴侣没有精神上面的交流,就算我贱再找个老头,也要找个有钱的能包养我的。你也不照照镜子,哪一点你能配的上我?要不是志浩是你儿子,别说碰我,你能和我说上话?怕是你自己也会感到自卑吧!」『父亲』听了以后情绪激动的一边夺小秋身上的包包,一边说「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情没有!我艹了你那么多次,也应该艹出点感情来吧!我不相信,你不许走」

  说着把小秋的行礼往自己屋里面拿。

  小秋看着自己的行礼一件件被『抢走』,平复了一下心情说「老陈,我们好好谈谈,有这么一句话我觉得用在我身上很贴切,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偷不如偷不着,志浩是妻你是妾,我每次隐瞒志浩和你上床都是为了寻求刺激,每一次的淫声秽语我都是在深挖自己放荡的一面,现在仔细想来都是为了寻求更高的刺激。可是我们都错了,那是一个禁忌游戏,我们不该沾染。我们彼此毁掉各自的『家』所以我们应该放手。」『父亲』听完恼羞成怒的冲向小秋,一把抱住小秋,让小秋的两只胳膊没法动弹,然后一只手解下自己的皮带,一只手抓起小秋两只弱弱的手腕,转到小秋背后用手里的皮带牢牢的捆上小秋双手。

  小秋一边拚命的挣扎一边劝说「老陈你这样是犯法的知道吗,我要告你强奸,不,放开我,我当什么都没发生好不好?」

  父亲捆好小秋说道「我第一次强奸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是犯法啊?还和我同床共枕一年,你怎么不告发我啊?你现在翻脸不认人了,好。我现在就把你调教成我的母狗」

  看到这里我非常生气,小秋毕竟是我爱了多年的女人,我恨不得现在就去救小秋,可这是六天前的录影,我只能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看。

  『父亲』俯身把小秋扛上肩膀还用力的打了小秋的屁股。

  而小秋在『父亲』的肩膀上拚命的挣扎。

  『父亲』扛着小秋走进自己的卧室,把小秋往床上用力的一扔,然后跪在床边在床下拿出一个枕头大小的木盒,从里面拿出一把皮鞭往床上一扔了,然后扑向床上的小秋,去撕小秋的衣服,小秋很快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,雪白的身体躺在小秋自己铺的花格子床单上瑟瑟发抖,她显然被『父亲』的举动吓到了,父亲满意的看着床上雪白而又年轻的肉体,拿起床上的皮鞭狠狠的朝小秋的身体打去,只听「啪……啊」

  小秋的身体上多了一道伤痕,小秋怒视看着『父亲』骂到「你着没人性的老畜生,你不得好死」『父亲』一听,手上的鞭子又冲着小秋挥去,这次好像劲更大,只听「啪……啊」

  声不绝,小秋刚要骂『父亲的鞭子就如雨点一样瓢泼而淋』,『父亲』一边打一边说:「我早就想像现在这样调教你了,以前碍於志浩我不敢,现在好了,哈哈哈……」

  监控里再也没有传来小秋的骂声,只有「啊……停……啊」

  这种声音持续了五六分钟,小秋满身通红的躺在床上像是奄奄一息,而『父亲』用手擦了下脑门上的汗说「怎么不骂了?我把你伺候好了?也该你来伺候我了,以后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」

  说着把鞭子顺手一扔,开始脱自己的衣服。

  然后光着身子挺着他的大阴茎爬上床,把小秋的手解开,让小秋侧卧在床上,他也侧卧在小秋的对面。

  小秋浑身颤抖着眼里还流着眼泪,表情委屈更是害怕。

  『父亲』抓着小秋手放在自己的阴茎上,用手让小秋抓牢自己的阴茎,身体还前后的小幅度运动着,接着头凑近小秋的嘴巴就吻了过去。

  小秋一边哭泣一边承受着『父亲』的热吻,而小秋的嘴巴一直没有打开。
  我从录影里看两个人侧躺在花格子床单的床上,看着就像年画里面的『双鱼』而他们是一条『红鱼』一条『白鱼』。

  由於小秋为了防止『父亲』的入侵,小嘴一直死死的咬住了牙,而『父亲』并不满足一直试图着攻破小秋的防线。

  嘴就像小孩子吸奶一样上下咗着小秋的上下嘴唇,一听『呕……』小秋居然吐了而且还吐了『父亲』一嘴,『父亲』慌忙从床上爬起来,连滚带爬的冲向卫生间,听到卫生间传来一阵阵乾呕的声音,一会又是漱口的声音,等『父亲』怒气匆匆的从卫生间出来,从地上捡起自己那条内裤(大裤衩)揉成团,爬上床就往小秋里面塞。

  嘴里还骂着「你这个小骚货,以前和我亲过多少次了也没见你反感过,今天你诚心和我过不去是吧!不是喜欢吐吗?你现在给我吐一个看看」。

  看到了这里我想到一句话,『一个女人在动情的时候,不会排斥一个不讨厌的男人亲吻』显然小秋现在并没有动情,而且更是厌恶这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凌辱了自己的老头,而现是强奸被迫的接受老头的『口气口水』所以才吐了。
  『父亲』塞好内裤就把小秋的两条腿摆成M行然后鲁了鲁自己半软不硬的阴茎(真的写不下去了汗!~)我开始快进录影,当到我离开的第8天的时候,父亲在厨房做饭,而小秋在父亲房间一阵翻找,终於皇天不负有心人的,在父亲的找到了父亲以前不用的老年手机,可能手机还有一点电,小秋用手按了几下,紧张的把手机放到耳边,一脸警惕的盯着房门,怕父亲突然冲进了又开始打她,因为她这几天每次试图逃跑都免不了父亲一顿毒打。

  大概过了10分钟,一阵敲门声,说是查水錶的(哈哈)父亲毫无戒心的打开了房门,就冲进来了几名警察,把父亲牢牢的控制住,警察把小秋从父亲的房间解救了出来。

  随后小秋和『父亲』都被警察带走了,留下一个乱糟糟的「家」。

           绝配娇妻小秋自写结局第三章

              《薛定谔的猫》

  生活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定的人,才会到达幸福的彼岸。

 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了,小秋也只在那个『家』出现了一次,因为上次离去匆匆,并没有带走行李,这次家里没有了『父亲』阻挠,小秋在家里转了又转,像是再回忆过去的几年,然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个『家』。

  而我呢!照常上班人总是要吃饭的,也慢慢的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,王董几次找我问话,生活的问题有没有难处,她能帮上的一定帮忙。

  可能她一直问了那次的一夜情感到愧疚。

  『父亲』的逮捕令也如期而至,随后是法院的开庭通知。

  开庭我不打算去,因为我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身份去。

  而小秋呢!将以被受害人的身份,去当庭指正『父亲』的『纍纍罪行』。
  多么讽刺啊!以前如『如胶似漆』的公媳二人,现却以仇人的方式在法庭见面。

  时光飞逝我也接到了『父亲』的宣判书,以强暴罪,轻伤罪,非法拘谨罪,数罪并罚判有期徒刑10年。

  直到有一天,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「你好,请问您是夏立秋的前夫吗?」
  我承认道「是的,请问有什么事情吗?」

  接着对面说道「我是市医院的,夏立秋因割腕自杀,失血过多而且不接受抢救。只说想在临终前再见你一面」

  我心想这个笨女人!「我知道了,我马上就到」。

  我匆匆来到医院,「我已经到了医院,小秋她到底在哪个病房?」

  对面回答道「夏立秋她在六楼的重症监护室,我在病房门口等你」

  我匆匆穿过医院大厅,看见等电梯的人很多,就选择了爬楼梯只求快点见到小秋。

  我急忙忙的跑到小秋的病房门口,看到一名穿白大褂的医生,气喘吁吁的询问道「小秋她在里面吗?现在我劝她抢救还来的急吗?」

  那名医生叹口气摇了摇头说「是的她在里面,不过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错过抢救的时间,你进去还是和她到个别吧!」

  随后帮我打开了病房的门。

  我轻轻的走进那个病房,看见墙是白色的,地板是白色的,屋顶是白色的,小秋安静的躺在白色的床上,白色的被子盖到肩膀处,小秋的上衣穿着蓝色的病服,她乌黑的长发自然的放在白色的枕头上。

  她轻轻的闭着眼睛,像是受伤的『天使』。

  我轻轻的走到小秋的床边,蹲下身一只手轻轻的握着小秋的另一只手,把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脸瑕上,小秋感受到了我,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微笑着说「老公,我知道你一定回来,我用自己的方式报复了『爸』和我自己,老公还满意吗?」
  「你怎么那么傻,傻的我都不敢认你了,我们离婚以后你就不再欠我什么了。」
  然后用自己的脸瑕轻轻的抚着小秋的手,眼泪不争气的益处眼眶,小秋有气无力的继续说「老公,我快不行了。以后就你自己一人了,找一个,你瞭解的,你在乎的……知道她喜欢吃甜的,还是辣的;知道她玩手机,用哪根手指头;知道她上厕所,喜欢看什么杂志;知道她吃香蕉,会剥成几瓣;还要找个肯为你吃醋,就算生气也会给你做饭,原谅你的过失……记得,多吻她,不要让她的眼泪,掉在地上……爱她就不要放纵她,紧紧的把她抓在手里,放在心上。」

  小秋说着话,那双清澈美丽眼睛,不停的益出眼泪,身体躺着眼泪不能留下来,晶莹剔透的泪珠就在眼角和鼻梁处形成一个小小『湖泊』。

  脸上还露出很自然很甜美的微笑,像是在回忆我们的过去。

  我看着小秋,大声的说「你别说傻话了行吗,新的家我已经安置好了,就缺你这个女主人了,你要是不来我就一个人带着小宝过一辈子,我这样的烂人,人渣不配再爱别人,爱你一个人就够了。」

  小秋继续说「我知道,老公……其实你本质不坏,只是会害怕,害怕婚姻中的枯燥,我想你现在应该足够成熟了。我知道,新的『家』没有我的位置。我走以后好好照顾自己,给自己找一个……『家』给……小宝……找……一个……『妈妈』」

  说完就闭上了眼睛,我一声比一声高的呼喊这她「老婆老婆老婆」

  她再也没有了回应我。

  小秋『走后』的每天一天我都是浑浑噩噩,都说二婚女不如二婚男,我怎么感觉我这么『难』啊!每天上班,回家做饭,这还是小宝『寄存』在岳母家,要是小宝回来和我住,我岂不是要死要活了?生活里出现的最多的是莫芬,她一有时间就来帮我,我知道在这相处的两年里,要是莫芬对我没有情义,是不可能的,我也明白莫芬对我的爱意,可是前一段的婚姻,在我心里留下来深深伤疤!我又怎么可能接受这份爱意呢。

  一天莫芬又如期的来我的新家,照料我的家务我打趣的问道「你这个小红帽,一有空就来照料我这『狼外婆』就不怕有一天我把你吃了?」

  莫芬一边收拾家务一边说「看似大灰狼强,小红帽弱,可哪一次不是大灰狼受伤死亡?」

  我走过去拉住正在忙活的莫芬,「其实。我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!我真的是一直狼,而且还是一只夹着尾巴狼」

  然后我就把我和小秋的故事全盘脱出。

  莫芬听完想了想说:「婚姻是双向的,丈夫即是家里的樑柱,又是女人的靠山,有时候更像个孩子会犯错误!如果丈夫要犯错,而当妻子的不去阻止,反而助长这个『错误』那么这不是婚姻。夫妻之间应该有尊敬,互相扶携一起成长,志浩你反思一下,等你想好了给我打电话,那我先走了。」

  说完莫芬就离开了。

  后来我和莫芬结婚了,小宝也接了回来,我安心上班,莫芬在公司辞了职。
  安心照顾家还有两个孩子,我们夫妻还开了一家童装店,生意还可以僱佣了一名工人,这样莫芬也不会太累。

              (第一只猫完)

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  小秋继续说「我知道,老公……其实你本质不坏,只是会害怕,害怕婚姻中的枯燥,我想你现在应该足够成熟了。我知道,新的『家』没有我的位置。我走以后好好照顾自己,给自己找一个……『家』给……小宝……找……一个……『妈妈』」

  说完就闭上了眼睛,我一声比一声高的呼喊这她「老婆老婆老婆」

  小秋眼皮抖动几下然后慢慢的睁开了,然后笑着说「老公你原谅我了吗?」
  看着小秋能够醒过来,什么怨念都放下瞭然后一声比一声高的说:「我原谅你了,我原谅你了,我原谅你了」

  重要是事情要说三遍。

  小秋听到我话,脸不再看着我,而是扭向了另一侧,她脸上的泪珠也顺着她脸瑕流到了床上,然后弱弱微微的传来「如果真的原谅我,就不会只会是说说而已」

  我赶紧问道「怎么才算真的原谅你了?」

  那边传来「我们现在都离婚啦。。。如果真的原谅我啦。。。应该像绅士一样,手捧玫瑰花,单膝下跪像我求婚嘛。。。」

  我苦笑道「我现在就去买,你要等着我啊!」

  那边又传来「不用买,床旁边的柜子里就有啦」

  哎呀我去!玫瑰花在柜子里?我好奇的打开柜子,我的天,柜子里真的一捧玫瑰花,而且是很大的一捧,不用数肯定是99朵!我到底是想看看小秋打的什么鬼主意!我捧好玫瑰花,单膝下跪喊小秋「老婆你可以转过来了,我都准备好了!」

  小秋病病殃殃的穿过身来然后说「志浩你这干嘛!」『志浩』?我去小秋这是干嘛!到底是我原谅她?还是她原谅我?我很愤怒啊!就要爆发的时候,我想干嘛和一个要死的人争气受呢?「夏立秋小姐,是否能不嫌弃我这个曾经有过淫妻癖的烂人,人渣。执子携手与之携老,您老大人有大量,愿意再嫁给我一次吗?」
  小秋面冲着我笑的和挑花一样鲜艳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『苍白』还假装思索!然后说:「这个嘛!本小姐要好好想想」

  哎呀我去~她到跩上了,明显她应该顺水推舟的答应的!没想到啊,这就不是以前的那个小秋吗?,好!你接着玩我走行了吧!我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小秋,然后洋装要起身的样子,小秋一看我不耐烦的要起身了,居然从床上『跳了』起来,飞身扑向还在单膝下跪的我!(汗)我一个把持不住,躺在了地上,而小秋伏在我胸口弱弱的说「不要离开我,我愿意,我愿意,我一百个愿意。。。。」
  我用手抚摸这小秋的后背说:「这里是医院,地上髒什么细菌都有,你不想未嫁就变成寡妇吧!」

  小秋嗲嗲的说「这里不是医院,这里是我们的家,是我们的卧室。」

  我心想小秋这是发的什么神经啊!割腕自杀能伤到脑子?小秋从我的胸口上起来看着我说「就知道你不信,你看看我们卧室的天花板,再看看我们的床」
  我刚躺下的时候没注意,现在一听小秋说的话,果然天花板再也不是医院简简单单的白色,而是有了一个灯池,灯池里还有我们结婚时候买的水晶吊灯,水晶吊灯的周围有一圈小灯。

  床也由单人床变成了我熟悉的婚床。

 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小秋说「我们不能都死了吧!刚才还在医院呢!怎么突然就回家了呢!」

  小秋说到「我真的死过一次,当我灵魂看到,离开自己,你拚命的呼喊我,我的心都碎了。我真的很想留下来,可我怎么努力都回不到那具躯壳里面,我的身子变的越来越轻就要飞走的时候,有一个叫『饼乾』的男人抓住了我,他告诉我,他可以让我们回到从前,就是那个下雨的傍晚,你让我骑电动车去接『爸』。没想到我们真的回到了从前,他给了我们一次重新来过,重新做人的机会。」
  『饼乾』不是吃的?还是封神榜里面的饼乾!不管怎么说,还是看看手机上面的日历吧!果然回到了20XX年XX月XX日,这个时候我看着小秋还未乾的头发,把小秋从身上推了下去,伸手就脱小秋的裤子!我要看看是不是粉色的木耳。

  小秋一脸茫然看着我「你发什么神经啊!」

  我看着小秋的下体一个字一个字的说「我……要……把……她……干……黑……」

  「哈哈。。。。。老公你好有志气!这才是我爱的老公嘛!」

  小秋的头发没有彻底干,也就是说他们没回来多久?我也该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了,我走到父亲的卧室门前一顿乱敲,『噹噹噹』过来一会父亲迷惑的打开卧室「志浩怎么这么用力的敲门啊!」

  我怒气的看着『父亲』「今天小秋去接你,你还在电动车上摸她,对不对?」『父亲』一看发怒我的说道「误会,那个是误会,我不小心碰到的」

  我看着父亲的狡辩,要是以前我能信,现在我怎么可能信?我上去就是一拳打在父亲的门牙上只听『啊』的一声,我的拳头和『父亲』的门牙做了一次力量上的斗争,他的门牙败了,不争气的掉了两颗。

  「你这老不知羞耻的东西,儿媳妇你也下得去手,你有本事去外面找啊!给我找个年轻漂亮的后妈也算你有本事,你靠着我的关系,想搭上小秋你还是人吗你。」『父亲捂着嘴』,手里还冒着血,由於少了两颗门牙兜不住风,说话也费力「?~~?」

  我去!还说上日本话了?「以后我和小秋搬出这个家,我没你这样的『父亲』等你到了法定退休年龄,我会按月给你赡养费,以后你也别找我们,除非你嫌嘴里的牙不够多。」

  说完我回到卧室。

  (第二只猫未完!)

  接原文前言:有些话,放在心里久了会憋的慌,会难受!在以前,人们甚至在半夜,跑到一棵树下,把心里的话一吐为快!但是网路的出现,解决了这个烦恼,人们可以在网路这个大染缸,尽情吐槽现实里不敢说的话,尽情诉说现实里不敢说的秘密!我决定也把自己的妻子跟父亲的秘密在这里说出来!(第二只猫完)「薛定谔的猫」

  是由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於1935年提出的有关猫生死叠加?1?的着名思想实验,是把微观领域的量子行为扩展到宏观世界的推演。

  这里必须要认识量子行为的一个现象:观测。

  微观物质有不同的存在形式,即粒子和波。

  通常,微观物质以波的叠加混沌态存在;一旦观测后,它们立刻选择成为粒子。

  实验是这样的:在一个盒子里有一只猫,以及少量放射性物质。

  之后,有50%的概率放射性物质将会衰变并释放出毒气杀死这只猫,同时有50%的概率放射性物质不会衰变而猫将活下来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